拾奇社

网站正在维护中,请稍后访问。

联系电话:18502351984

技术支持: 回想科技

海外案件

OVERSEAS CASE

日本少女犯下彌天大罪,被抓後上萬民眾公開求情,離奇的滅門慘案
2019-05-08 14:09:04

图片

 

妳敢相信嗎?一個年僅十七歲的少女竟然用殘忍的手段殺害了自己的母親和外婆,但出乎預料的是,在案發當地卻有上萬民眾為她請願,希望法院能夠從輕量刑。

併且當地的知名律師遊走各方進行調解,目的就是為了幫助她減輕刑罰。因為他們都認為,這名花季少女才是這起案件中真正的受害者。

接下來,就讓我們一起回到2014年的北海道南幌町,揭開這起塵封的檔案。

在日本北海道南幌町的一棟別墅裏,住著當地有名的武士貴族佐竹一家。

 

图片
 

在日本北海道南幌町的一棟別墅裏,住著當地有名的武士貴族佐竹一家。

 

图片

 

不過這一年,家裏只剩下了四名女性:分別是71歲的外婆佐竹須三代,47歲的母親佐竹和美,23歲的大女兒佐竹彩子,和17歲的三女兒佐竹智子。

 

图片

 

2014年10月1日淩晨2點半左右,佐竹家的大女兒彩子慌忙地撥通了警察的電話,稱自己的家裏發生了入室搶劫殺人案。接到報案的警察很快就趕到了佐竹家,併且展開了調查。

由於佐竹家的前門上了鎖,所以警察只能從後門進入。在一樓的臥室裏,佐竹和美身穿睡衣,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,停止了呼吸。

家裏的衣櫃、抽屜都被翻了出來,東西散了一地,看上去很像是入室搶劫後的現場。

 

图片

 

 

警察趕到二樓,發現外婆佐竹須三代同樣已經死去。不過與佐竹和美被一刀斃命的不同,佐竹須三代的身上有著許多深淺不一的刀傷,看上去就像是兇手刻意地想讓她遭受到更大的痛苦。

很快,隨行的法醫對死者傷口進行了鑒定,兇器是一把日式菜刀,併且佐竹須三代身上的大部分刀傷都是其死後被人用刀劃上去的。

而這時,同樣住在二樓的小女兒佐竹智子睡眼惺忪地從床上爬起。而她的全身上下,居然沒有一處傷口。

 

图片

 

這也讓警方生出疑惑,莫非是兇手沒有發現她,還是說兇手有意地放過了她呢?而且,姐姐佐竹彩子又是怎樣逃過一劫的呢?

根據佐竹彩子的說法,外婆和母親幾乎整日住在家裏,所以後門幾乎不會上鎖,但是前門每到晚上就會從裏面鎖起來。

而她本人是一名藥劑師,在劄幌市的一家藥局工作,每天要工作到很晚才會回家。

今天,她和往常一樣從後門回來,結果就發現了倒在血泊中的母親,於是她又匆忙地跑到二樓的臥室裏,發現外婆同樣死於非命。

 

图片

 

這一刻她意識到家裏發生了兇案,所以在第一時間就選擇了報警。

換句話說,彩子認為兇手是從沒有上鎖的後門潛入,在翻箱倒櫃中驚醒了母親和外婆,於是兇手直接殺害了她們,之後便迅速逃離,等到她回家時兇手早已逃之夭夭,不知所蹤。

而妹妹智子則說自己一直睡在房間裏,什麽也沒有聽到。等到醒過來時,就看到了滿屋子的警察。但是兩姐妹的說法顯然存在著許多漏洞,併沒有令經驗豐富的刑警信服。

 

图片

 

图片

 

【現場存在的疑點】

 

“疑點一:矛盾的物證”

佐竹彩子說自己每天都是從後門進入,但她的外衣和鞋子卻整齊地擺放在前門。試想,工作一整天纍得身心俱疲的人,晚上回到家了還有耐心專門把衣服和鞋子放在前門去嗎?

 

“疑點二:奇怪的傷口”

根據法醫的檢驗,佐竹須三代的致命傷位於頭部,但她身上的其他傷口大都深及了內臟和動脈,而且幾乎都是在死後才被捅了進去。如果是入室搶劫,要麽是將人刺死之後就第一時間逃離,要麽就是直接毀屍滅跡,怎麽會在已經死去的人身上捅上幾刀但是又不處理掉屍體呢?

 

图片

 

“疑點三:作案的兇器”

但是入室搶劫的人往往都自帶兇器,怎麽會用被害者家裏的菜刀行兇?就算是兇手不專業,情急之下拿起了菜刀,那麽也應該是家裏人被驚醒併做出反抗的前提下。但現場併沒有發生任何搏鬥的痕跡,反而更像是兩人在睡著的情況下被殺死的。

 

图片

 

“疑點四:可疑的幸存者”

佐竹和美與佐竹須三代都是死在了自己的臥室裏,這說明兇手是有意地潛入了臥室中殺害兩人,併非是因為作案被發現而臨時起意的犯罪。那麽,兇手為何要放過同樣睡在臥室裏的佐竹智子呢?

 

疑點五:漏洞百出的證詞

佐竹彩子說自己發現母親和外婆死去,就慌忙地報了警。但作為姐姐的彩子,但直到警察進入智子房門前,她居然都沒有進入妹妹的房間檢視過她的安危,這一點不合常理。

 

图片

 

基於以上疑點,警方將嫌疑人鎖定為姐妹倆。經過一番審問,兩姐妹最終承認了自己的罪行:原來是妹妹智子殺害了母親和外婆,而姐姐美子為了保護智子,於是和妹妹一起偽造了入室搶劫殺人的假象。

 

图片

 

而在談到她們的犯罪動機時,一個悲劇也就此展現在了警方面前:

原來智子母親佐竹和美出自豪門望族,而智子的父親隆一則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,在市政部門做鋪設下水道的工作。

 

图片

 

當年結婚時隆一做了上門女婿,外婆佐竹須三代打心眼裏看不起這個窮酸女婿,不常與這家人來往。

直到智子的外公過身後,寂寞的外婆帶著一只寵物狗搬過來和她們一起住。

佐竹須三代經常辱罵自己的“上門女婿”,看不起他們生下的3個女兒,時常把她們同自己的狗比較。

 

图片

 

在她嘴裏最常出現的話語就是“一個個都又臟又醜,不愧是下水道勞工的女兒,還不如我這條狗乖巧聽話。”

隆一不堪其辱,最終與佐竹和美離婚。但由於經濟拮據,他只帶走了二女兒晴子,而5歲的智子就被迫留在了佐竹家裏,說是等她長大些將其接走。

 

图片

 

從此,智子開始了自己不幸的童年。

前面我們提到佐竹家是當地有名的望族,住著別墅,所以家裏是不缺錢的。但是佐竹須三代卻不肯請家政,堅持要讓佐竹智子承擔全部家務,而且稍有不慎便要被打罵。

 

图片

 

她從6歲開始,就被要求在冬天淩晨5點出門掃雪。北海道冬天的積雪厚達幾十厘米,,即便是成年人清掃起來也會非常吃力,更何況是一個6歲的小女孩。

而且這還只是佐竹智子所受虐待的冰山一角。據鄰居回憶,9歲那年的冬天,她被外婆佐竹須三代勒令其赤身裸體地待在房外,併且拿澆花的水不斷地往她孱弱的身體潑灑。

 

图片

 

而懲罰的理由僅僅是因為她洗碗的時候浪費了水。

還有一次,智子國中放學要參加學校的活動,所以忘記了幫外婆遛狗,結果竟然被其打斷了腿。

街坊鄰居知道後曾嚮童子保護中心反映情況,結果換來的卻是變本加厲的虐待。

從5歲到17歲,智子一直身處被虐待的煎熬中,而母親佐竹和美對此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只有姐姐彩子肯為她出頭。

 

图片

 

但是每次彩子替智子說話,就會受到厲聲呵斥,智子也會受到更加嚴厲的懲罰。

無奈之下,彩子就只能選擇暗中保護智子。由於擔心妹妹的安危,彩子考上了很好的大學但是也不敢去讀,最終選擇在離家很近的劄幌市上學。

畢業後又留在劄幌的一家藥局上班,為的就是有一天經濟獨立後,能夠幫助妹妹脫離牢籠。

 

图片

 

後來,彩子交到了一位男朋友。她嚮外婆須三代提出想要帶妹妹和男朋友一起搬到劄幌,卻被須三代咒罵拒絕,併說除非彩子每個月給她們三萬日元,這樣才可以斷絕關繫。

夢想破滅的兩姐妹,就這樣生出了殺掉外婆佐竹須三代與母親佐竹和美的想法。

 

图片

 

图片

 

案情公佈後,南幌町的民眾認為兩姐妹雖然是殺人犯,但她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,應該受到保護。

最後,在大量民眾的請願下,法院起訴姐姐彩子犯協助殺人罪,判處有期徒刑3年、緩期5年執行。妹妹智子則因尚未成年,被送往輔育院接受處罰。

 

图片

 

也許身體上受到的傷害有痊愈的一天,但是心靈上的創傷卻需要用一生來修補。

兩姐妹迫於無奈犯下血案,但對於她們來說,或許是唯一一種可實施的自救措施。

如果沒有被親人逼上絕路,她們又怎會選擇這種玉石俱焚的方式呢?

這起案件對施暴者和受暴者來說都是一個警示。停止施暴、脫離深淵,對雙方都是一種救贖。

 

图片

 

家庭暴力,不是一個束之高閣的名詞,它真實地發生在我們的身邊,1月19日陜西男子家暴妻子的視訊曝光,大眾輿論為之嘩然。

女方說為了孩子能個有完整家庭而容忍丈夫的行為,但殊不知家暴只有一次和無數次,制止暴力逃離深淵,才能避免更大的傷害。

 

图片

分享到你的社交媒體: